EN [退出]
安全与生命关系>中国新闻

_大庆:“共和国长子”的前世今生

2017-11-20 09:38

许可新

在今天的中国,如果提起石油,没有人会忽视大庆的存在。

长达几十年的时间里,在这里开采的石油曾供养了大半个中国,在这里更诞生了整整影响了几代人的“铁人精神”,大庆也因此被誉为“共和国长子”。

然而,今天的大庆正面临着不同的挑战。

半个世纪以来,大庆在经历了石油大会战、原油高产稳产和向综合型城市转变三个阶段之后,正迈入科学发展新时期的关键时刻。资源型城市出路何在?大庆正在寻找自己的答案。

“大庆”

1960年开春,大地还未解冻,地处黑龙江省西隅的松辽盆地却突然热闹了起来,全中国最拔尖的石油工人和数万转业军人,以及各种庞大的石油钻采器械,伴随着呼啸的火车汽笛声,一起涌向这片此前几乎荒无人烟的地方。

在这片后来被称为“大庆”的地方,一场将彻底改变中国石油工业面貌的“石油大会战”在上演,一座能源城市将崛起在这片于彼时尚未开发的世界级特大砂岩油田之上。

转变来自于此前一年(1959年)的9月26日,这一天,位于松辽盆地大同镇的松基三井(松辽盆地三号基准井)喷出了具有工业开采价值的油流,这一天后来被定义为大庆油田发现的日子,至今已经要满50周年。

在此之前,松辽盆地勘探先行军们已经先后打了两口基准井,均未有所斩获,松基三井喷油带来的喜悦,便格外汹涌。

由于这一天距离共和国成立10周年“大庆”只有4天,发现油流的大同镇也因此在时任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欧阳钦的提议下,有了新的名字——“大庆”。

今天的人们已经很难想象50年前国人对石油有多么渴望。

共和国是在向苏联“一边倒”的外交策略下开始自己的工业建设的,以重工业为主的“苏联模式”对能源的需求非常大。

但是,作为工业血液的石油在中国却非常稀缺,在为新中国奠定工业基础的“一五计划”中,石油工业是唯一未能完成预定任务的部门。以发现大庆油田的1959年为例,那一年,全国消耗了504.9万吨石油,其中自产的仅205万吨,自给率只有40.6%。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新生的政权正遭受西方国家的经济封锁,中苏也开始交恶,尚在建设起步阶段的国家,不得不耗用大量外汇进口原油和成品油。

而更让人泄气的是,那时中国的石油工业是被“资本主义石油专家”判了“死刑”的,认为中国根本不具备大型油田生成的地质条件,是“贫油”国家。

依据当时流行的地质理论,石油只会在远古时代曾是海洋的海相地层中生成,而中国绝大多数沉积盆地,恰恰属于陆相地层。

新中国成立前,已经是世界最大石油公司之一的美国美孚石油公司曾试图在中国寻找石油,但打了数口探井后最终空手而归,这更加深了人们对于中国“贫油”的印象。

共和国的领袖也表现出对石油格外的重视,1956年,毛泽东曾两次专门听取石油工业部负责人的汇报,到1958年,共和国任命独臂将军余秋里为石油工业部部长之前,也是由毛泽东本人亲自做余秋里的思想工作。

会战

在茫茫荒原建设大油田,这个国家体现出其调动人力和物力的强大能量。

1960年2月,中共中央批准了石油工业部关于组织大庆石油会战的报告。从3月份开始,石油工业部集中中国西部克拉玛依、玉门、川中、青海等各石油厂、矿,以及所属院校、科研部门共37个单位的精兵强将齐聚大庆。

3万多名解放军退伍转业官兵“来不及换下军装就开赴大庆”,中央在计划外给会战拨了2亿元投资和几万吨钢材、设备。全国人民支援会战的各类物资,也源源不断地运往大庆。这片原来只有500来户人家的茫茫荒原上,突然热闹了起来。

很快,一座座钻井被竖了起来,一条条道路被紧急抢修出来,一车车物资被迅速送到目的地,尽管3月的大庆仍是天寒地冻的季节,但人们的热情却空前高涨。

不过,这座世界级的大油田,距离她的建成还有大约3年的时间,这一切距离被人们知道,也还要再等3年。

一直到1963年的12月25日,新华社才对外发布了一条关于大庆石油会战成功的消息,第二天,中国所有的报纸都在头版头条刊登了这一消息:《从国外进口“洋油”的时代即将一去不返》。

而在此之前,出于国家战略考虑,这片区域对外只有一个名字——“安达农垦农场”——像极了同时代正在黑龙江东北部开垦荒原的“北大荒”。

创业

会战是在极其艰苦的情况下开始的。

这片新发现的处女地长久以来都是一片荒原,缺少基本的物质保障,是会战期间创业工人们遇到的最大难题。

春天的草原,大地依然覆盖着一米多深的冻土层。数万人马的突然到来,在这片原来只有几处民房和少许牧场住房的荒原上,住首先成了一大难题。

据大会战的总指挥、时任石油部副部长的康世恩后来回忆说:“会战期间,如果能找到一个被遗弃的牛棚,那就是一等旅馆,如果是帐篷,那是二等旅馆,就算找到个地窝子,那也是三等旅馆,要是能找到一间民房,那还得了,简直就是特殊化了。”

有些工人实在找不到地方,就干脆蓝天当被,大地当床,在大草原上过夜。有人因此甚至被冻哭过。

吃饭也非常困难。会战刚开始时,职工吃的粮食基本上能按工种定量供应,伙食还过得去。但到了当年九十月份,在全国粮食供应紧张的情况下,被称为北方粮仓的黑龙江省的粮食储备也超过了“危险线”,不得不按国家规定,把会战职工的粮食定量减下来。

钻井工人从每月28公斤减到22.5公斤,采油工由22.5公斤减到16公斤,干部、专家等一律减到13.5公斤。许多职工的家属和子女,由于家乡闹粮荒,为寻活路也来到油田。这更加剧了油田缺粮程度,许多职工一人的定量一家人分吃。

大庆政协委员杨德森告诉CBN记者,当时,油田流行一句话,叫做“当官不发财,粮食掉下来”。意思是说,工人提了干部,工资是哪级仍是哪级维持不变,但一夜之间,粮食定量就降了下来,因此,工人提干前,都需要领导好好做思想工作。

宋连生在其《工业学大庆始末》中对此描述道:“1960年底至1961年初,会战真是到了难以坚持的地步了。半年多的会战使职工队伍已成疲惫之师,长期吃不饱肚子,人们的体力渐渐支撑不住,很多人因缺乏营养得了浮肿病……开始是几百人,很快上升到1000人,以后是2000至3000人,最多时达到了4600余人。”

危急关头,余秋里赶回大庆。一下火车,他就问康世恩:“你哪只手有劲?”康世恩说:“当然是右手了。”余秋里挥了挥他的独臂说道:“那好,我们就用右手抓生活,左手抓生产!”

余秋里后来回忆说:“1961年4月至5月份,我主要精力放在抓生活上。”

不久,大庆油田随之涌现出了“干打垒”(所谓“干打垒”,即在两块固定的木板中间填入黏土夯实做成墙体,以此建房)精神、“五把铁锹闹革命”、“缝补厂精神”等许多典型事例,大庆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铁人

但是,大庆油田最大的典型不是出在右手抓的生活上,而是出在左手抓的生产上。

提起大庆,王进喜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以至于有人评论说:“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国,人们可能不知道提出"陆相生油",而在理论上支撑了大庆油田的发现的地质学家黄汲清,甚至不知道石油工业部的部长余秋里,但是一定知道王进喜。”

这个后来被编写进入中学生历史教科书的工人,在来大庆之前便已经是甘肃玉门油田的全国劳模,其率领的贝乌5队,多次创造全国钻井月进尺纪录。

1959年王进喜进京参加“群英会”(劳动模范参加的会议)时,获知松辽盆地发现大油田的消息,回到玉门后,王进喜主动请缨,要求参加松辽石油大会战。

跟随王进喜从玉门来到大庆的徒弟许万明向CBN记者回忆说,1960年3月17日,他随王进喜在玉门登上东去的列车,大约10天以后,到达萨尔图车站。

“当时下了火车,萨尔图就两条公路,啥也没有。”而王进喜下车后,一不问吃,二不问住,而是问接待人员:“我们钻机到了没有,井位在哪里,这里的最高纪录是多少?”

当时,由于会战队伍上得猛,大庆境内50多公里的铁道线上,每个站台都下人、卸货,铁道两边堆满了各种钻机、设备、器材、行李,由于缺少吊车和运输设备,物资无法疏散。

4月2日,当王进喜队伍的钻机来到大庆时,同样遇到这个困难。钻井心切的王进喜带领队友用了三天三夜,硬是用人拉肩扛的方式,把60多吨的钻机卸下来,又搬运到井场并安装就位。而在玉门,这部钻机搬家时,用了吊车、拖拉机各4部,大型载重汽车10辆。

井架竖起来了,没有打井用的水,王进喜又带领队员用脸盆端,愣是用最原始的方法,备齐了开钻必备的55吨水。铁人带领队员打下的第一口井,后来成为整个大庆油田历时最长的一口自喷井。

而王进喜日后最为人称道的事迹,则在其“奋不顾身压井喷”的故事。铁人打第二口井时,钻至700米浅气层时,突然发生井喷。气水流裹着泥浆冲天而起,如果不及时制止,就可能井毁人亡。

压井需要重晶石粉,可当时井上没有。王进喜当机立断,决定加水泥来提高泥浆比重,可水泥加进去就沉了底,不能有效与泥浆融合,此时,王进喜纵身跳进齐腰深的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在他的带动下,队里还有7人也跟着跳进泥浆池中。

曾与王进喜一起跳入泥浆池的许万明回忆说,浸过水泥泥浆的身体像被烧了一样疼,“我们年轻一些不受伤的好一点,我们队长当时左腿刚刚被砸伤,上来后伤口变得血肉模糊,身上、脸上、手上也被泥浆中的烧碱、化学药剂烧出了血泡。”

王进喜这位没有上过学的工人,喊出来的豪言壮语比他的行为甚至还更有感染力一些——“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石油工人吼一吼,地球也要抖三抖”。

在石油会战的万人誓师大会上,王进喜的一句“宁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几乎浓缩了那个时代一切浪漫主义的革命情怀。

建市

以王进喜为代表的数万石油工人,用3年多时间,拿下了这个中国最大的大油田——在当时,也是世界少有的大油田。

1963年11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二届四次会议上,周恩来总理宣布:“我国需要的石油现在已经基本自给了。”

据统计,到1963年底,大庆油田共生产原油1155万吨,相当于同一时期全国原油总产量的58%,对实现中国石油的基本自给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这座帮助中国甩掉了“贫油”帽子的城市,很快就获得了无上的荣誉,1964年,大庆被毛泽东亲手树为中国工业的一面旗帜,“工业学大庆”与“农业学大寨”一起,成为人们关于1964年的两个记忆索引词。

结束试验性开发,大庆迅速转入全面开发建设的阶段,先后开发了萨尔图、杏树岗和喇嘛甸三大主力油田,以平均每年增产300万吨的速度迅速上产——值得一提的是,十年浩劫期间,从未停产过一天,殊为不易。

1976年,大庆跨上年产原油5000万吨的台阶,并持续稳产27年以上,成为世界上同类型油田的一个奇迹。5000万吨有多少?1976年,中国全年消耗的石油业不过7800万吨左右,一个大庆,便提供了中国当年消耗原油的64.5%。

1979年,大庆在安达特区的基础上成立了地级市,这片因油田而兴起的荒原,开始了自己几乎与改革开放同龄的城市建设。

这个在油田发现20周年作出的安排,也使得大庆在今年迎来了自己的双重华诞——油田发现50周年,大庆建市30周年。

大庆政协委员杨德森告诉CBN记者,当时大庆设市的背景,一方面是1978年邓小平视察大庆,提出建设美丽大油田的要求,另一方面,随着油田的不断发展,原来“矿区”的格局已经能容纳大庆的发展前景,设市已经成为内在要求。

用大庆市委书记韩学键接受CBN记者专访时说的话来讲,“当今世界的竞争,包括全球的竞争和区域的竞争,主要还是城市的竞争……(大庆设市)对于推动整个城市各项事业的

进步,作用更大一些,要素也更齐全。”

13年后,大庆的版图又得到极大的扩充。1992年之前的大庆,尽管立市13载,却只有萨尔图、让胡路、龙凤、红岗和大同五个行政区,工业也几乎完全建立在石油勘探和开采的基础上。

1992年8月21日,国务院批准了此前一年由黑龙江省人民政府递交的《关于调整我省大庆市行政区划实行市领导县体制的请示》,齐齐哈尔市的林甸、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和绥化地区的肇州、肇源县,并入了大庆的版图。

大庆市不仅一下子多出了将近1.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几乎是原来辖区面积的3倍,而且,更拥有了四县辖区内的大量农田资源、牧场资源、地热资源、水域湿地资源以及旅游资源。

不过,距离大庆人将目光完全从油井上离开,还要再耐心再等上一段时间。50年来,大庆油田已经累计生产超过20亿吨原油,超过中国同期陆上出油量的40%。

有人做过测算,如果把大庆50年来生产的20亿吨原油用60吨的油罐车装满,连接起来可以绕地球赤道十几圈。而大庆因此为中国贡献的税收和各项资金超过1.7万亿元,足够举办89次雅典奥运会。

光环的照耀下,是大庆的石油产业一枝独秀的真实格局。在从“矿区”向“城市”的转变过程中,历史维持着其强大的惯性——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石油产业依然占据着大庆经济总量的95%左右。

转型

事实上,当“替代产业”这个被别处广泛接受的词汇,第一次在大庆被提出的时候,竟然引起了剧烈的争论。

“石油在大庆就是天!绝对主体!你一提"替代产业",有人就急了,什么替代产业?在大庆有什么能替代石油!”当地一位官员无奈地笑着说。

于是,“接续产业”成了一个“政治正确”的词汇,开始在越来越多的场合被提起。

“虽然油田现在正处在壮年期,但石油毕竟是不可再生的资源,(大庆的发展)总要有接续产业,实现可持续发展。这十几年来,大庆便一直在探索怎么发展,改变我们的经济结构,从以前的一柱擎天,变成一主多元发展。” 大庆政协委员杨德森认为,大庆人需要在从石油的接续产业中寻找城市的明天。

大庆人开始悄悄地更新自己的城市名片,现在,大庆不仅是中国最大的油田,她还拥有全中国最大的城市湿地(占全国已知湿地面积的1/30),同时也是中国内陆地区第一个获得国家环保模范城称号的城市。

对许多第一次来到大庆的游客而言,最令他们感到惊讶的可能不是散布在城市每个角落的采油机,而是满目的绿色植被。

在邓小平提出把大庆建成一个魅力大油田30年之后,大庆对外宣布,其全市建成区的绿化率达到40%——硬是在当年一片盐碱地里建设出一座绿色城市。

“在大庆,种一棵树的成本,比其他城市高三倍。”大庆市委书记韩学键告诉CBN记者,大庆开展绿化成本很高,由于大庆本地土的PH值很高,需要从外面拉土以改良土壤,而栽下去后,管理和养护的任务也很重。

“老会战”(当地对参加过60年代石油大会战的石油工人的俗称)王奎武说:“当年,来到大庆,一看满世界荒草甸子,心是拔凉拔凉的,真想当"逃兵"。现在,再看看大庆,蓝天、绿树、碧草,交相辉映,打死我也不跑了。”

城市在转型,产业也在转型。韩学键表示,大庆正致力于发展石油化工、农产品精深加工、机械制造、新材料新能源以及现代服务业等接续产业。

这种变化目前看来已经卓有成效,在上世纪90年代时,非油产业只有30多亿元,但到去年,这个数字已经将近翻了五番,达到800多亿,非油产业已经占到大庆GDP的将近40%。而当地政府的目标是,在三年内帮助非油产业与石油产业实现各占50%左右。

如今,大庆已经成长为中国最大的石化工业基地之一,这里不仅贡献石油,也贡献化工产品。而按照大庆人的设计,即使将来大庆油田产量逐步减少,大庆也能从俄罗斯接过来的管道中获得充足的石油。

抛开石油,大庆现在还是中国规模最大的大豆深加工生产基地,全国规模最大的乳产品生产线也坐落在这里,而软件服务外包等新型服务业也在快速发展,已经跻身全国二十个示范城市之一。

但韩学键承认,大庆的其他产业基础,特别是高新技术产业,仍没有形成主导产业,还比较薄弱,而随着这座城市的人口的不断增长,就业的压力逐渐增大,也开始困扰城市的发展。

在石油与非油产业的共同贡献下,这座全国第一个突破千亿元大关的地级市,去年实现经济总量2220.4亿元,经济总量占黑龙江省全省1/4以上,这使得大庆人正信心满满地准备在黑龙江西部建设一座省副中心城市。

不过,仔细考量其经济数字,大庆仍然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工业城市,去年工业产值达到1839亿元,而作为衡量一座城市发展水平的服务业,只贡献了262亿元,不足前者七分之一。

大庆1839亿元工业产值中,石油工业占去其中的1448亿元,仍然是这座城市的主心骨。而走过50年石油发展道路的大庆,今年提出了要建设“百年油田”的口号。

50年前,他们在荒原上立起了钻井,50年后,他们的采油机仍然能轰隆隆地从地下取油吗?

8月6日,新任黑龙江省副省长、时任大庆石油公司总经理的王玉普告诉CBN记者,百年油田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而是通过提出一个明确的创建目标,引领发展的方向。

“百年油田,指的是油田开发,又不局限于油田开发。不能说100年以后、200年以后,或者150年以后油田没油了,其他产业都没有发展起来,这不是可持续发展,也不是科学发展观的要求。”王玉普说。

专访大庆市市委书记韩学键:大庆要依托石油,但不依赖石油

许可新

作为中国最大油田的所在地,未来的大庆市将何去何从?能不能摆脱石油工业另谋其他经济方向?大庆市的“一把手”又如何看待石油工业以及这座城市当前面临的挑战和发展机遇?

8月7日,大庆市市委书记韩学键在其办公室接受了CBN记者的专访。

CBN:在您心目中,大庆是个什么样的城市?

韩学键:我在大庆工作已经五年了,在我的心目当中,大庆是一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魅力城市,同时也是一个创业的城市。

大庆的历史虽然短暂,但它创造了世人钦佩的辉煌成就。建市至今30周年,从油田发现到今年是50周年,半个世纪以来,大庆人经过艰苦奋斗和不断的探索,不仅为我们共和国创造了巨大的物资财富,同时我们也在实践中塑造了以爱国、创业、求实、奉献为基本内涵的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这是我们的精神财富。

所以,能在大庆工作,能为大庆人民做些事情,我感到很自豪。

CBN:您曾经说过,大庆的发展“要依靠石油,但不依赖石油”,站在大庆油田发现50周年,以及大庆建市3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您觉得大庆这些年在“依靠而不依赖石油”上做得如何?

韩学键:大庆是一座典型的资源型城市,过去50年的发展,我们主要是依靠资源的支撑,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我们开始发展其他产业,即除了石油勘探和开采之外,我们致力于发展石油化工、农产品精深加工、机械制造、新材料新能源以及现代服务业等。

资源它终究会不断减少,但城市历经几百年、几千年还要存在。所以,这些年来,大庆市委市政府,也包括我们中直企业(中央直属企业),在致力于创造百年油田的同时,不断大力发展接续产业,也就是我们要最大限度地利用我们的资源,依托我们的资源,但是不依赖资源。这是一种多元发展的路子,这也是我们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最基本的指导思想和我们推进全市经济社会发展所秉承的一个基本理念。

所谓“依托资源”,就是未来一段时间,我们的原油产量还要在4000万吨这个基础上持续稳产,这是实现大庆可持续发展最最重要的因素,也是基础和前提,但仅靠这个产业,还不足以支撑我们这座城市,如果其他产业发展不起来,包括我们的就业问题会很难解决,财政收入的问题也会很难解决,包括这座城市的发展后劲等,都会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在“依托资源”的同时,不能“依赖资源”,也就是发展非资源型产业,比如说现在我们发展高端服务业,其中的外包产业就是消耗资源比较少,污染和排放比较少,另外吸纳就业的容量又比较大。

CBN:您刚才提到,大庆将来要走“依托资源”的多元发展的道路,那么,对于大庆来说,走这样一条道路,现在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韩学键:大庆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和条件很好,机遇很多,但压力也很大,面临的挑战也很多。

所谓的基础条件好,机遇较多,就是党中央、国务院以及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对资源型城市的可持续发展高度重视,出台了一系列有利于资源型城市加快转型,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政策。黑龙江省委最近提出要建设八大经济板块、十个方面的重大项目,大庆正处在哈大齐(哈尔滨—大庆—齐齐哈尔)工业走廊的中间节点上,从客观上来看,对我们未来的发展是比较有利的。

另外一个,从我们自身看,这些年来,经过我们不断的探索和艰苦的努力和创业,我们的产业基础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现在全市企业是14700多家,规模以上的企业1200多家,这些企业是大庆未来发展的重要支撑和平台。

所谓压力很大,是因为现在我们的经济结构中,原油还占60%左右,发展其他产业的压力非常大。这种压力主要在于,我们的产业基础,特别是高新技术产业,还没有形成主导产业,还比较薄弱;另外一个方面,大庆城市的人口在不断增长,就业的压力也是很大的,财政方面的压力也很大。

但回过头看,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大庆除了石油以外,其他产业的经济总量只有30个亿左右,到去年,这个数字已经发展到了800个亿了,所以大庆在可持续发展、实现城市转型方面,我们是认识比较早的,起步也比较早,现在发展的势头也比较好,所以我们对实现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未来还是充满信心的。

CBN:面对美好的未来,您目前心头最为焦虑的事情是什么?

韩学键:现在,我想得最多的还是让我们全市老百姓、城乡人民,首先能够乐业,即实现充分的就业,使每一个有就业能力的群众都能够有自己的职业。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安居,都能有房住,我想就是让我们人民乐业安居,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CBN:有人把大庆比喻成共和国的长子,如果由您来打比方,您觉得大庆是共和国的什么?

韩学键:大庆过去50年中取得的一些成就,都属于过去,对于我们大庆人,想得更多的还是大庆未来的发展,这需要我们巩固、继承和弘扬我们几代大庆人创造的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

当然,我们也牢记几代大庆人为共和国经济建设所作出的卓越贡献,但作为今天的大庆人,以及我们大庆的子孙后代,还要向前看,不断进取,把大庆建设得更加美好,以更加优异的成绩和新的成就回报党中央、国务院和全国人民对大庆的支持和关怀,同时也不辜负我们几代大庆人为大庆今天或者未来发展所打下的这样一种良好的物质和精神基础。

CBN:谈到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来到大庆,本地人告诉我,这些年铁人纪念馆越修越大,胡锦涛总书记今年6月视察大庆时,也鼓励大庆人要继承和发扬铁人精神,您是怎么评价铁人精神对大庆的影响?

韩学键:大庆精神和铁人精神是我们这座城市的灵魂。

铁人王进喜是我们中国工人阶级的优秀代表,铁人精神是我们中华民族精神的一个缩影,同时也是大庆走过50年历程(的一个缩影)。正是有了像王铁人这样一大批为我们中华民族,为我们国家的未来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人),才有了今天这座城市的繁荣局面,以及人民的幸福生活,如果没有我们老一代的石油人打下的基础,这一切是很难想象的。

CBN: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如果说大庆有什么需要反思的话,您觉得是什么东西?

韩学键(沉思片刻):需要反思的,我认为是我们在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中,我们原来还是(过于)关注资源,(过于)依托资源来发展自己。我记得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中有一个观点,大意是,未来的城市或者国家,最具竞争力的是(拥有)没有资源的产业。

前些年我们的产业的发展当中,包括产业结构的定位和调整当中,更多还是从资源这个角度考虑得多一些,现在我们正在转变。我们需要依托但不依赖资源,当然,我们有资源,我们还要把它充分地利用好,放大它的能量,但更多的,我们还是要发展一些非资源性的产业。

当前文章:http://vad33.szielang.cn/content-eqsh.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09:38

冰雪节风女  三国志11安卓版中文版  非洲菊种植技术  二手工程车自卸车  梧州红豆社区论坛  亲爱的翻译官小说全文  希思黎  肖邦手表女款  回味的意思  领取棒棒糖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大庆:“共和国长子”的前世今生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安徽维旺迪收购育碧